刚见到小聪时,他正像只小跟屁虫样跟在汪医生身后一步远的地方,一声不吭。汪医生带着我们找到一间空的活动室坐下,特地的,还让小聪坐在我的对面。这个时候,我才得以仔细的看看小聪:和普通的十二岁男孩有些不一样,小聪瘦得厉害,尖尖的下巴,细长细长的胳膊和腿,站起来时候该有一米五的个子了,因为发育得比较早,小聪身上的毛发都比较浓密,眉毛粗粗的,皮肤也因为汗毛重的缘故显得有些黑。这样的一个瘦精瘦精的男孩子,又是这样的一个年纪,按说该像只小猴子般活泼精灵,然而坐在我面前的小聪,非但让人觉得他很腼腆,甚至,表情还有些呆滞。实际上,小聪的情况更为糟糕,在来到广州市白云心理医院接受治疗之前,他已经整整两年没有说过一句话!
  十岁顽皮孩子突然变“哑巴”!
  小聪出生在广东省广宁县一个普通家庭里,父亲常年跟着施工队在外做工程,母亲是个文化不高的家庭主妇,负责在家照顾小聪和比他小5岁的妹妹。一年级时候的小聪聪明伶俐,语文数学考试都拿100分。上了二年级后,小男孩好动的个性开始显露,上课与同学说话、搞小动作,成绩也开始下滑,三年级、四年级,小聪的语数平均分节节下落,只有六、七十分了。小聪心里很着急,可是却总也管不住自己,而在这期间,还发生了两件对小聪影响很大的事情。
  从二年级开始,不知是何原因,周围的同学开始叫小聪“傻子”,小学生间相互的叫外号本来很常见,但这极具侮辱性的外号对敏感的小聪来说伤害巨大,特别是在他的成绩不断下滑的时候,“傻子”的称谓更是特别的刺耳!小聪不止一次的向老师、父亲反映过同学们叫他“傻子”的事情,可悲的是,这竟然没有引起老师和家长足够的重视,孩子间的侮辱性行为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
  如果说老师在外号事件上无作为的话,而另一件事情,老师的处理方式却是大大的伤害了小聪。因为上课开小会、做小动作屡教不改,老师一怒之下将原本坐在教室第二排的小聪调到了最后一排,这让自尊心极强的小聪深受打击。
  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让小聪渐渐的变得沉默寡言。而在老师和家长终于注意到时,原本活泼好动的十岁的小聪已经不再和任何人说一句话!
  孩子到底哪里出了毛病?
  因为无法与人沟通,小聪只能休学在家。焦急的父亲带着他到医院做检查,结果是发音系统一切正常,小聪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可就是不能说话!根据医生的指引,父亲带着小聪来到当地医院的心理科求诊,但由于各种原因,小聪只接受了心理门诊治疗,医生开了些抗抑郁类药物让小聪带回家服用,却丝毫不见效。
  眼见着原本活泼,甚至是顽皮的儿子整整两年一声不吭,父亲终于放下工作,带着小聪来到广州求医。在医生的建议下,小聪办理了住院手续,在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正式接受心理治疗。
  “刚来的时候,小聪非常不习惯,常常因想家而哭,可即便是哭,他也只是张着嘴巴,声音发不出来。”负责小聪心理治疗的汪医生向我们讲述了小聪刚入院的情况:“考虑到孩子两年没有说话,我们首先给他做了身体检查,发现声带等发音器官都没有任何问题,于是,我们开始介入心理治疗。”由于是首次接触这样的病例,白云心理医院的医生们也十分谨慎。
  在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应后,小聪慢慢的习惯了环境的变化。由于年龄较小,病情特殊,医院特别的在心理治疗方面给予小聪更多的照顾。除了正常的药物治疗外,主治的心理治疗师汪正安医生每天都会和小聪进行至少一个小时的面对面的心理治疗,并时常的带着小聪到户外去进行轻度运动,放松心情。因为担心小聪太久不说话,语言功能退化,汪医生还指导护士帮助小聪慢慢地进行发声练习。渐渐熟悉了环境,对汪医生以及护士产生信任感的小聪,奇迹般的在入院仅仅一周后打破了整整持续了两年的沉寂!
  “最开始我们试着拿一些简单的小册子给小聪读,小聪自己站在那里,看着册子,嘴一张一合,可就是没有声音。我们都很担心,可读了一阵子,小聪开始能够发出一些沙哑的声音,虽然浑浊不清,但至少,有声音了!我们都很高兴,于是继续的鼓励他……”说起小聪终于开始发声时候的情景,汪医生仍是一脸兴奋:“渐渐的,小聪的发音清晰了些,能听见他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在念,虽然他念得很慢很慢,很多字也没法听得清楚,但是,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进步!现在,小聪入院快一个月了,基本上日常的,不太复杂的交流已经能够实现了,小聪还很爱唱歌,经常在活动室里面自己拿着麦克风在唱,是吧,小聪!”说到这里,汪医生向小聪扬扬头,小聪腼腆地笑了笑。
  “虽然小聪现在的情况比从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实际上他内心深处根本的问题尚未得到真正的解决。”汪医生慢慢收起笑容,无不担忧的说:“虽然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沟通、治疗,我们得知了部分引发他产生语言障碍的原因,但很显然这只是一小部分,而且是属于在学校发生的部分,而更深刻的家庭方面的原因我们仍是未知。每次和小聪聊到家里的事情,他基本又回复到一个沉默的状态,不仅如此,在我们问他一些关于他个人感受的问题时,他也总是沉默。”说到这里,汪医生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原本我们还想从父母方面了解小聪在家的状况,可因为家离得远,我至今没见过小聪的母亲,而他父亲常年不在家,很多状况也说不清楚。这对我们的治疗是很不利的一个状况,下一步,我们打算通过更多的办法,从家庭方面着手,去分析小聪病症的根源。仅就目前掌握的情况初步判断,小聪之所以长时间不说话,是由于遭受外界刺激引起的应激性障碍,引发缄默症状。”
  而对于小聪的治疗,虽然目前来看成效不错,但汪医生仍是非常担心:“由于经济上,和一些别的原因,在看到小聪开始说话后,小聪的父亲就很想让小聪出院回家。但是,实际上很多根源问题我们还没有搞清楚,并且小聪还处在恢复的初期,如果这个时候改变环境,从医院这个受到很多保护、关心、照顾的环境转换到几乎没有太多防护措施的社会环境,比如学校,如果再次发生类似外号事件、老师责罚等事情,这对小聪的打击很可能比之前还要大,如果再因此出现病症,再想治疗恢复,恐怕会难上加难。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努力的和家长沟通,希望小聪能够在这里接受三个月的治疗,我想这样的一个治疗时间,对小聪现在的状况是比较合适的。”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