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看到#没钱能不能生孩子#这种话题脑子里面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精神处罚”这四个字。以前我们讲限制生育,本质就是限制穷人生孩子。原因很简单,穷人唯一理性且高回报的阶层跨越方式就是生孩子。社会保障越是健全,底层穷人生育子女的动力就越足。你就想一个低保户,他自己都养不活自己,所以才去领取低保。你说他怎么靠自己努力工作去实现所谓的阶层跨越?他一个子女没有,老了谁去养他?网上到处是人喊自己不需要孩子养老,老了没钱就自杀。那你和这些低保户也那么说?和别人讲你老了没钱养老就去死?

穷人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多生孩子。孩子谁来养?社会来养。穷人的孩子是优先领取社会福利,比如你看那么多人抱怨说北京上海幼儿园和公立难进,你看几个低保户的孩子失学了?他们的孩子就是优先安排,幼儿园免费读到高中毕业,进了大学还有助学贷款。年年高考完了你看见的都不是各省高考状元的新闻,而是这些家境贫寒的普通子弟考上清华北大之类的名校。所以越是底层穷人,就越要利用社会福利,尽可能的多生。只要有社保制度,穷人生孩子国家一定要想办法从中产头上多收税或者来选择福利分配顺序去帮助他们养。而且现实中穷人生孩子是有一种天然正义的,就像我上面讲的,嘴上再强硬的人在生育问题上都不会对穷人说你别生孩子,老了就自杀。而且社保制度也会让你觉得这个孩子和你有关,他只要正常长大,缴纳社保,就能保障你以后有养老金领取。他不需要做人上人的。但是现实中我们做了一件相反的事情,选择了用社会公平的角度去抨击这些穷人生育。

就像到今天为止很多国人脑子里还是有“教育公平”的概念,觉得每个孩子是从小接受一样的教育,父母全力投入养一个小孩,让孩子获得平等教育机会再通过高考来决定所谓的“出身”,进入社会竞争的。但是现实当然不是这样,因为人和人不一样,所以他们的孩子也会接受不一样的教育。

在最后我还想讲下什么叫阶层固化。最典型就是有没有资本,比如北京上海的拆迁户,家里几套房,几千万身家能靠收房租过日子的,就是典型的上层,因为他们有资本食利。有资本的人不瞎作,子子孙孙都是富人。真正的底层比如低保,靠社会福利过日子的,生了孩子只会上升,因为低保的标准在越来越高,孩子就算还是吃低保,生活也不会比他们差。阶层固化真正痛苦的是中层,因为他们缺乏积累资本的手段,在子女教育上对公立资源要求很高,一旦没办法分配到,就是下滑。

固化不是不动,而是撞墙,就比如很多高学历的年轻人拿着中等以上的收入,来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就是发现自己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去实现资本初始积累。你问他不生孩子怎么养老他也不知道,就是想着自己干不动了年纪大了租不起房子了再回老家试试看。这批人是舆论上最容易心理失衡的群体。他们的怨气往往最重。因为社会福利分不到,全靠自己也没办法。他们在生育问题上经常会发出很多很惊人极端的言论,怎么去给这批人做心理疏导,或者说更直接的帮助他们认识社会,一直都是舆论上的一个难点。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