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们大多不太重视教育,只是近些年被辅导班忽悠了,才会掏钱让孩子进辅导班。或许,他们手里有几个钱了吧。

在我爹他们那个年月,家里孩子多,有七八个,大人根本管不过来。大孩子领着小孩子玩,还会带着小孩在到地里偷茄子摸北瓜,干一些所谓淘气的事,只要能把肚子吃饱就行了,不必要深究。

等到上学的时候,老师要找上门,要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读书。毕竟,那时候已经建国了,要实行全民教育。适龄儿童必须进学校接受教育,当然也要掏一些学费和书费。家里不让孩子读书并非不让孩子学文化,而是不愿意掏学费和书费。毕竟孩子多,一掏就是七八份,谁受得了?

那些年月缺吃少穿的,家里都没钱,也就不让孩子读书了。我爹他们经常在学校掏学费和书费的时候不到校,逃学,等到过了那一阵子,再去学校。到底没好好念书,到了初中就不读书了。几个兄弟大多去当兵,在部队有吃有喝,还给发工资,一分不花,全都寄回家里,就算是给家里挣钱了。

那时候,乡亲们的文化水平都不高,要是有当兵的和上班的就算是找到好工作了,惹得很多人羡慕不已。至于教育孩子,基本上算不上。

要是搞农业生产,种地也算是一种教育,那么这种教育普及很快,要能深入人心。

到了我们这一辈,家里就有些重视教育了。已经实现了九年义务教育,孩子到了八岁就要上学,一个不漏。只是,有些孩子天生顽劣,不喜欢上学,就要在家待着,就是一辈子干农活也认了。

小旦不喜欢读书,在一个暑假,跟着我学会了下象棋。我们每天中午在树荫下玩象棋,我是他师父,总是赢他。而他从来不急,也不恼,跟着我学会了以后,就和大龙和大雷下棋。就好像商人从这边趸货到那面卖一样,小旦从我这里学了下棋的招数,就要和大龙、大雷交流,还为了一步棋,争得面红耳赤。

如果说下棋也是一种教育,那么,我们已经过早地领略到这种教育,并深知“人生如棋局局新”的道理。下输了再来一盘,又不输房子不输地,怕什么?

我们一盘接一盘下棋,乐此不疲。后来,小旦居然不去学校了。暑假开学以后,我上六年级,他才上四年级。上学的时候,他背着书包出门,到地里玩,中午就回家吃饭,有时候,他还找我玩。

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就是不想读书,一读书就头疼。我没敢给他娘说,就说给了我娘听。那时,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我娘觉得事情比较大,就给他娘说了。他娘知道了,伙同他爹,一同审问。审问过后,强迫他到学校去,还骑着车子送他去,开着拖拉机送他去,他就不去,死活不上车,还跑到我家躲起来。

经过几番教育和打骂之后,小旦终于获得了爹娘的默许。他到我家和我下象棋,对我说,我算是熬过来了。熬过来就不用去学校了,多么自在!

我知道劝他也没用了,只能和他下了几盘象棋,还故意让他赢了两盘。或许,我是同情他,抑或是可怜他。不过,我的成绩也不是很理想,经常喂兔子,放羊,成绩一落千丈。被我爹我娘一阵数落之后,我要用功学习了。羊送给了六叔,兔子卖掉了,我也就只能“只断外缘,只息内心。”了。

大龙的成绩照样不好,经常被他爹打,可是,即便柳条抽折了,大龙的成绩还是上不去。他不和他爹说话,只是默默写作业,有时候根本不写作业,就说老师没留。其实,他就是为了对抗他爹。只是,他和我们一起玩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无论是到地里点火,还是放鞭炮,抑或是玩四角包和猴皮筋,都很快乐。一说上学,写作业,他就犯愁,脸变成了苦瓜。我没考上重点中学的时候,大龙他爹还笑话我。等到大龙也没考上重点中学的时候,他爹就闭了嘴。

大龙没读完初中就去找工作了。他到武馆学武术,打架伤了人,他爹赔了人家两千块钱。回到家,他爹就骂他,说他下手没个轻重的。他还来气了,说你不向着自己人,向着外人说话,是何道理?噎得他爹干瞪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大龙开货车,挣了钱,自己开一家货运公司,成了老板。

大雷家里从来不管他的成绩,经常让他看着妹妹玩。大雷写字都歪歪扭扭的,就更别提考试成绩了。他爹娘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不是学习那块料,就随他去了。即便大雷在学校打了架,老师叫家长,他爹娘也不去,只是提着东西到被打了的人家看望一下,就算是没事了。大雷经常吃鸡蛋,长得胖,有力气,也是没读完初中就自己干了。开了几年翻斗车,攒了点钱,自己开个小超市,做了超市老板。

小旦也开货车,后来雇人开,也就成了老板。只有我,学习成绩好起来,却做了一个乡下的老师,挣工资非常少,还经常要强调责任和担当。要知道这样,我也在初中就不读书了,自己闯荡几年,做老板。可是,人生一旦选择之后,就回不去了。或许,小旦、大龙、大雷也想回到过去好好学习呢!
乡亲们教育孩子总是有种随意性,却不懂教育规律,当然就会教育出很多随性的孩子。他们知道,强拧的瓜不甜。或许,我就是那个强拧的瓜吧。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