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在A学校读书,老二在B学校读书,早上送完这个还要赶到另一所学校送那个……随着我国实施二孩政策后的首批“二孩”到了入学年龄,在多校划片背景下,家里两个孩子无法在同一学校就读成为部分家长的新困扰。

好在家长的难题已经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响应。在今年5月发布的《关于做好2023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中,教育部明确,鼓励各地出台多孩子女同校就读具体实施办法。记者发现,近期全国已有不少地方陆续推出“长幼随学”政策,推动多孩家庭的子女在同一学校就读。

两个孩子就读不同学校

接送、教育成本大大增加

李女士两个孩子的户口都落在了姥姥家。2016年,哥哥面临幼升小时,学位还不像今天这么紧张,他如愿进入了姥姥家附近的陶然亭小学;到了2021年妹妹要上小学的时候,学位已然紧张起来。“入学审核的时候,老师就给我打了‘预防针’,说我们家不属于第一顺位,条件比我们优先的孩子都已经录不过来了。”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妹妹最终通过多校划片被育才学校录取时,李女士还是苦恼了好长一段时间。

最让她发愁的是接送问题。平时她不与老人同住,接送的重担便交到了孩子姥爷身上。陶然亭小学离家近,哥哥上学时,老人溜达着就能接送;而从家到育才学校,老人就得骑上电动车。“虽然不过七八分钟的路程,但老人年纪大了,又是早晚高峰时段,让人觉得挺担心的。”

等妹妹真正上了学,李女士开始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两个孩子不在同一学校就读的不便。校级家长会是其中之一。“疫情期间,学校有时会在线上组织简短的紧急会,我得拿着两个手机,左边手机给哥哥开,右边手机给妹妹开,两个学校要求还不一样,十几分钟的会开得我手忙脚乱。”每当遇到校级活动,李女士为孩子准备活动用品时,她也不由地感慨,“如果孩子们在一个学校读书,两个孩子准备同样的东西就行了,那得省多少事儿啊。”

李女士的困扰不是个例。在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上,类似的心声比比皆是。一位北京家长表示,政府通过多校划片弱化“学区房”概念的做法可以理解,但是也要考虑到多孩家庭的负担,“两个孩子派位到不同学校,甚至派到了不同学区,让家长怎么办?”另一位家长张女士说,她的两个孩子相差一年,老人身体不好,她根本来不及奔波在不同学校同时接送两个孩子。在表达希望两个孩子能够同校就读的期待的同时,她也表示了不解:“现在不是提倡三孩吗?孩子多了,家庭肯定面临换房子的实际需求,按照现在各个区的政策,入住新房子的家庭肯定都要多校划片了,那是不是三个孩子要被派去三个学校呢?”不少家长呼吁,希望政策能给多孩家庭孩子入学一定的选择权,允许老二可以优先选择老大的学校直接入学。
两个孩子就读同一学校

老大为老二提供最直接参考样本

家住海淀区的吴女士家有两个儿子,都在中关村第三小学就读。在她看来,两个孩子入读一所学校,除了免去了一家人接送两个孩子的奔波之苦,也让她对弟弟的教育更从容了。“哥哥的很多经验可以直接套用到弟弟身上,我也能避免再踩之前在哥哥身上踩过的坑。”

吴女士举例,哥哥刚上小学时,她基本处于“两眼一抹黑”的状态,感觉什么都是懵懵懂懂,在课后服务选课、社团活动上,只顾贪多。“当时,我给老大选了一堆的课,校内的课表排得很满,搞得孩子每天都很疲惫。”到了弟弟上学的时候,吴女士吸取教训,从课表中精挑细选,合理安排好孩子在校内社团活动、课后服务课程的比重,弟弟显然比哥哥更加享受校内时光。

还有一些小细节让吴女士觉得弟弟上小学特别省心:什么时候该选课了,学校一年有多少重要活动,她的心里都有谱儿,准备起来一点儿也不慌张。有了哥哥上学在前,吴女士在弟弟班级里也成了其他家长们信赖的“前辈”。“有时候学校要求购买学具,我也会推荐哥哥曾经用过比较好的,家长们会一起团一波,大家都省事儿。”

两个孩子在一所学校,还起到了相互激励的作用。“学校有些活动在各个年级都是同步的,比如一些大型的比赛,这个时候,两个人就会凑在一起互相监督、互相促进。”吴女士说,开学后,两个孩子所在的年级都要迎来体育测试,这个假期哥俩儿就会专门腾出时间,自觉地一起训练。“有时弟弟跑回家也会兴奋地跟家里人报告,教自己的老师也教过哥哥,有了这层‘亲近感’,弟弟对这门课程的兴趣和热情也会提高不少。”

“一个大人同时送两个小孩儿,一次搞定,不用往返奔波于不同学校,省时省力。”东城区任女士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也就读于同一学校。对她来说,两个小朋友虽然在不同的班级,但接受的教育理念、教学风格、行为规范是一致的。“这样一来,她们觉得是成长在一个共同体里面,会有很多共同话题,也会讨论共同认识的老师和同学,更能产生共鸣。”

Related Posts